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茶叶展示厅
  • 金骏眉
  • 金骏眉
  • 太平猴魁
  • 普洱茶熟茶
  • 铁观音
  • 碧螺春
  • 凤凰单枞
  • 大红袍
  • 西湖龙井
  • 茉莉花茶
kw2779792 新手上路
  • 凤凰单枞
  • 茉莉花茶
  • 大红袍
  • 西湖龙井
  • 碧螺春
  • 太平猴魁
  • 普洱茶熟茶
  • 铁观音
最新会员
  • 天茗站长

    天茗站长

  • Xx2017大步向前

    Xx2017大步向前

  • 时光正好864

    时光正好864

  • 救救口吃谛

    救救口吃谛

  • 123475053

    123475053

  • 小正确蒙

    小正确蒙

  • 帅鸽路美

    帅鸽路美

  • 终遇你

    终遇你

  • 湖北铁观音资讯

    湖北铁观音资讯

  • 阿坝铁观音茶行

    阿坝铁观音茶行

  • 殇之褂

    殇之褂

  • 随心莫悔莫e

    随心莫悔莫e

  • 糖薇儿的小窝

    糖薇儿的小窝

  • 邵阳铁观音团购

    邵阳铁观音团购

  • 私私私欲欲e

    私私私欲欲e

东营市第一批援鄂医疗队队员苟田田的战"疫”日志:"我们的同胞,需要我们自己救"

0 / 2241
kw2779792 发表于 2021-3-27 14:55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有人说过,哪有什么生而勇敢,只是有人挑选了无畏与担任;哪有什么突如其来的豪杰,有的只是自告奋勇、披上战袍的凡人。苟田田,一袭白衣,纤纤身量,不惧危险,54个昼夜无悔酣战,一路碾压险与阻,勇敢地擎起生命的希望,忠厚地践行南丁格尔精神:用自己的爱心、耐心、仔细和义务心好都雅待照顾每一位病人。

——题记

鼠年开春,山河有“恙”。东营,一个疫情“零传染”的小城,一样吹响了“驰援湖北”的集结号,5批77名医护职员连续踏上征程。

苟田田,东营市第一批援鄂医疗队队长、成功油田中心医院急诊科主管护师,用“日志”形式记录下54个昼夜的奋战与洗礼,让我们看到了“一袭白衣”从披上“战袍”到前沿酣战,从逆行而往到喜卸“战甲”的最美身影。

有人问我们:“怕吗?”我说:“怕,但不能怕。我们的同胞,需要我们自己救。”

——摘自苟田田2月5日的日志

黄冈市,一度是湖北省除武汉之外疫情最严重的地域之一。为应收尽收传染患者,原定于2020年5月投入利用的大别山地区医疗中心告急改建,成为黄冈版“小汤山医院”。这里就是苟田田和她的战友配合“战役”的地方。

1月25日23:40,苟田田随医疗队到达武汉;1月26日清晨2点,到达黄冈市黄州区;不到2天的培训以后,苟田田正式加入到大别山地区医疗中心危重组,负责新冠肺炎危重症病人的治疗护理。在隔离病区,护理工作既需要介入治疗,还要不时观察病情、照护病人,这让护理职员成为最接近患者、与患者相处时候最长的人群,传染风险大大增加。而护理危重症病人,无疑让这类风险到达了极点。

2月5日,苟田田的日志中有这么一段笔墨:

怀着严重忐忑的心情走进隔离病房,看着躺在床上的84岁的老奶奶,很苏醒,很无助。我瞬间忘记了严重,克服了恐惧,“奶奶,您多大年数了啊?”“奶奶,您有什么不舒服吗?”过了一会儿,老奶奶才用方言说了一句话,“你不走吧?”瞬间心酸,我说“我不走,我们都不走。”

有人问我们:“怕吗?”我说:“怕,但不能怕。可怕的是病毒,不是病人。当我戴上燕尾帽的那一刻起,我就负担起了一份义务,一份义务。患者在这里,这里就是疆场,我们就是战士。我们的同胞,需要我们自己救。”

苟田田有多年在急诊科室堆集的护理经历,有屡次加入技术角逐的“沉淀”,有勤学好问的工作态度,这让她很快就顺应了危重症病区的工作节奏:抽血、配药、喂药、输液、吸痰、调剂呼吸机参数、整理满身管路、记录仪器参数、观察患者生命体征,有个满身剥脱性皮炎,渗液严重的患者,每小时都要翻身换药,还有喂饭、巨细便等生活护理使命和心理护理使命。重症患者的病情变化速度经常让人措手不及,苟田田在上班的不时辰刻都牢牢盯着监护仪上的各个参数,丝绝不敢松弛,她那时天天最愿意听到的一句话就是“患者生命体征平稳”。

2月16日,苟田田的日志:明天是来到黄冈的第二十三天,昨天护理的5床阿姨规复得很好,已经能和我聊天了,她说:“你们还没走?”我说:“疫情还没竣事,我们不能走。我们是山东医疗队第一批支援黄冈的。”阿姨说:“我晓得你们是什么时辰来的,我都晓得。你们真利害,也不怕。”我说:“我们是医生、是护士,不能怕。”面临灭亡,我力所不及,只能给你们更悉心的照顾。我相信,我们一定能共渡难关。中国,加油!

“我怕吗?”苟田田在静下来经常想这个题目,“怕,怕护目镜会错位,怕口罩会移动,怕一个飞沫带来的病毒……但我不能怕,由于我是一位护士,一位战‘疫’一线的战士,冲锋号吹响,必须往前冲。”

“我不怕!”经过战“疫”一线的考验,她意志更坚,“由于我们的背后,还有各级各部分和群众大众的支持,有强大的祖国作为后援,这如齐心上穿了另一层厚厚的防护服,不时激励着我。”

“这个时辰,感受自己就像一辆正在加油的战车,策动机轰鸣之时,面临任何困难险阻城市一路碾压,勇往直前。”

——摘自苟田田1月31日的日志

“田田,8床喘憋得利害,血氧饱和度下降!”

“顿时告诉医生,预备告急插管!”

“叔叔,别惧怕,相信我们!”

“开放气道!”

“吸痰!我来操纵,你们连结间隔!”

“预备插管!”

“牢固插管终了,毗连呼吸机!”

……

这是苟田田工作中常有的状态。天天,她拖着疲惫的身材走出传抱病区,在厚厚的防护服包裹下,满身高低尽是冰冷的汗水。消毒、换装、再消毒,汗味儿、酒精味儿、消毒味儿夹杂在一路,浮肿的脸、浮肿的手、打着缕的短发,用医用酒精洗着已经变得干涩粗糙的脸……

1月31日,苟田田的日志:来到湖北已经一周了,护理工作逐步步入正轨,也离别了最初的忐忑和恐惧。第一批医疗队重症组至今已收治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十余名,其中气管插管患者两名,气管切开患者两名。今朝组里工作停顿顺遂,医护职员全员健康。患者的疾苦,并没有增加我们心里的恐惧,反而激起我们更大的能量。这些病人需要治疗,需要帮助,需要抚慰,需要看到希望。这个时辰,感受自己就像一辆正在加油的战车,策动机轰鸣之时,面临任何困难险阻城市一路碾压,勇往直前。

2月12日,苟田田的日志:明天穿了刚新领的防护服,戴上口罩,衣领遮住了口鼻,喘不动气,张口呼吸,脑壳缺氧,可我还有病人需要照看,继续忍着,坐下喘两口气继续干活儿……终究放工了,脱下防护服摘下口罩,瞬间呼吸顺畅,回到宾馆最大的感受就是渴,烧壶水补充一下水份。清晨两点半了,睡觉。明天午时十一点继续。

苟田田护理的危重症患者,大部分是开放性气道,对气管切开的他们而言,那一条小小的通道就是生命的保障。患者气道内若痰液过量,会致使呼吸道梗塞、呼吸不畅,是以需要经常性吸痰,确保通顺,可吸痰常常又会带来患者剧烈的咳嗽,这时身为医护职员被沾染的风险就会大大增加,一点飞沫便能够带来传染。可是,苟田田从未有过一次畏缩:当患者需要吸痰时,当患者呼吸困难需要插管时,当患者需要经过胃管喂饭时,她总会冲在最前面;她还操纵自己所学的心理护理常识,倾听、激励,使患者连结杰出的心态。

援鄂时代,苟田田前后看护了10例危重患者,配合医生停止中心静脉置管2次,自力开放性吸痰12次,密闭吸痰69次,收集动脉血气分析19次,静脉采血9次,静脉留置针穿刺6次,指尖血糖测定29次,皮下注射9次……这每个简单的阿拉伯数字背后,都是一项项高风险的操纵,但苟田田和她的战友们,一向用热情践行着南丁格尔誓辞,用行动诠释着治病救人的使命。

3月18日上午,随着最初3名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,黄冈市抗击疫情获得了阶段性成功。历经54个昼夜,苟田田和山东援鄂医疗队美满完成了党和群众交给的使命。

“我们不怕苦,不怕累,只怕抓不住你的手,不能把你挽留。”

——摘自2月18日苟田田的日志

此时,苟田田已在济南停止隔离修整,可她经常梦回荆楚,那儿还有她割舍不竭的悬念。她翻阅着自己的日志,眼前出现了那一个个陌生又熟悉的身影。

2月18日,苟田田在日志中写道:6床大爷是跟老伴一路住进来的,虽然不住在一路,但天天都打一通电话。有一天,老太太打电话却无人接听了。老太太明天就要出院了,哭着喊着求护士答应她看看大爷。老迈爷根本疾病很多,呼吸机帮助呼吸。我们拒绝了老太太的请求,心里很疼,但不能流泪。来到黄冈25天了,我们不怕苦、不怕累,只怕抓不住你的手,不能把你挽留。畏敬生命。

头几天5床阿姨说指甲很长了,明天去库房拿工具忽然看见了指甲刀,立马拿了一个,帮阿姨剪了指甲,她很兴奋,能为她做点事儿,我也很兴奋。

明天是元宵节,听到窗外鞭炮声,心里很暖,虽然黄冈封城了,虽然疫情很严重,可是我们仍然酷爱生活。

最令苟田田难以忘记的是黄冈群众的一路相送,3月21日,她在日志中记下了这满满的情:

黄冈群众为我们举行欢迎仪式,出租车队一路相随,黄冈群众一路相送,直到高速路口。人们呼喊着:“豪杰一帆风顺”;一位阿姨边哭边喊“人世大爱,感激山东”;沿路相送的有鹤发苍苍的老人,还有的怀里抱着孩子,一家三口跪地谢恩典。我们承受不起,我的眼泪被欢迎的人们硬生生喊了出来。

顿时就要回到熟悉的东营,苟田田再一次掀开日志,里面写着她对家人的忖量和惭愧。

2月16日,苟田田的日志:明天是来黄冈的第二十三天,早上九点多放工,早晨十一点要去上班,生物钟有点乱。失眠了,忽然很驰念家里的普洱茶了,阳台上泡一壶普洱,跟妈妈一路喝,喝那熟悉的味道。

2月19日,苟田田的日志:大年头一到现在,已经二十六天没见到女儿了,给女儿打电话,我问她想要什么玩具?女儿兴奋地说,“妈妈,你明天就返来吗?”我说,“提早给你预备礼物呀。”女儿忽然对我说,“妈妈,我晓得是沾抱病,你一定要庇护好自己。”听到女儿这么说,泪水在我眼眶里打转……

往事可回首,离家时的情形仍然会显现在苟田田的眼前:1月24日,元旦夜,32岁的苟田田接到中心医院征集支援湖北自愿者报名的电话,她绝不游移地报了自己的名字。大年头一,正在值班的她接到援鄂告诉,告急动身。来不及告诉多日未见、正在单元值班期待着今晚团圆的丈夫,来不及吩咐天天黏在她身上撒娇的女儿,来不及抚慰手足无措的怙恃,她含着眼泪随队出征。

路上,她接到了丈夫的信息:“妻子,到底怎样回事?”她没敢回话。

“到底怎样了?你要去哪儿?大过年的,这是怎样了!”她有些惧怕,回道:“下飞机后联系你。”然后关机。

到达黄冈后,手机再次收到丈夫的一条信息:“我都晓得了,加油,庇护好自己,我爱你!”她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:“照顾好女儿,我也爱你!”

经过这一场灾难,苟田田的丈夫徐鹏最大的感受是,“深深感觉祖国事与我们每小我联系在一路的。”

“我们是普通人,之前感觉,为国家做点事,那是不成能的。现在,我能为祖国做一点国家急需的工作,感应很是自豪。”苟田田这样说。

(记者 赵尔靖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最好的茶叶都在这里

在这里,你可以找到最好的茶叶

多维度在线交流 新房独家优惠 线上预约线下线上

扫码下载APP
免费赠送红包